原题目:光亮日报:飞机上脱鞋把脚放桌板上,只能忍着?

原创 孙小婷 光亮日报 来自专辑光亮夜读

6月14日,由宁波飞往西安的HU7270航班上,一位男乘客脱鞋将双脚放在桌板上,引起周围旅客的不满。爆料者李先生称,该乘客双脚搭在桌板上两小时,因为机舱密闭,味道很难闻,而海航的空乘来回多次,无人禁止。

消息看到这,不禁让人感到“有那味儿了”,不文明的行动真是刺目、刺耳,还刺鼻,让人觉得心生义愤。

公共空间的不文明习惯,不能被放任。海南航空工作人员作为飞机这一公共空间的管理者,将这一不文明行动归属为“个人素质问题”,显然也放任了不文明行动的持续。

近年来,产生在飞机、高铁、公交等公共空间里的此类现象着实不少,也屡次成为舆论讨论的热门议题。比如接连曝出的高铁霸座、不戴耳机大声外放,地铁里吃凤爪、沙琪玛,公交车上撕扯打斗等。得益于社交媒体的传布放大作用,让这些“光脚不怕穿鞋”的不文明者被拉入了公共视野接收人们的道德评判。

在阅历曝光、发酵、讨论、处分的多次循环之后,有些不文明行动也因而得以进入法律层面,得到制度的规范和束缚。比如“地铁禁食”入法,今年4月起施行的《城市轨道交通客运组织与服务管理措施》规定,产生在地铁车厢内进食等不文明乘车行动,不仅会受到处分,而且将被载入个人信誉不良记载。再比如,高铁霸座曾屡禁不止,在“民有所呼、法有所应”的情形下,今年《民法典》作出明白规定,“高铁霸座是违法违约行动”。

在不文明行动面前,用法律制度束缚是一个面向,也是一种刚性手腕。但法律不可能事无巨细、规范人类生涯的每一个角落,我们仍须要在道德层面进行深刻考量,并加强柔性束缚。

当高铁、飞机这些人类物资文明的结果正在不断向前跃进,人类的精力文明和道德准则是否也能跟得上?就像有网友批驳“霸座”者:“你的素质配不上你乘坐的高铁”,那么乘客的脱鞋行动是否与搭乘的飞机相称?

的确,在有些国际航班上,供给长袜可以便利乘客脱鞋坚持一个舒适的状况,这是人性化的服务。飞机上也没有制止脱鞋的明文规定,但这是否意味着乘客为了一己之舒适,可以影响其他乘客?将私域中的恣意行动带入现代文明社会的公共空间中,显然是不合时宜的。

或许有人会感到不适应,以为现代社会容许舒展个性、强调保障权力,但人们的个人权力意识在觉悟和膨胀的同时,也别忘了同时晋升自己的公共意识。

个性再舒展,也不能摒弃一些基础的行动准则。比如“正衣冠”是中国自古就有的基础礼仪规范,它包括“帽正纽结,鞋袜紧切”,古人以为,“先正衣冠,后明事理”,外在形象的端正是对他人的礼貌,也是对自己行动的检视。古人尚且如此,在现代文明社会的来往中,礼仪更是一个人无声立体的名片,在公共场所脱鞋显然容易给人留下不好的观感。

同时,个人权力意识再加强,也不意味着能够就义别人的权力,让容忍自己成为他人的任务。“严于律人,宽以待己”不应是现代文明社会中个体的行动准则,越是在文明的社会中,就越要明晰权力的边界。

正如《文明》一书中提到的,“文明是树立在怜悯心之上的”,尤其当人与人之间因现代物资文明而发生更多的连结,当人们被拉近在公共交通工具这样狭窄密闭的空间,当夏天来临味道浓烈的时候,这种同理心就愈发主要。

飞机飞得更远,高铁跑得更快,人们的文明可千万别落下。

文字:孙小婷

图片:网络

朗诵:王茜

原题目:《飞机上脱鞋把脚放桌板上,只能忍着?》